嘉義縣地方文化館::Chai-Yi County Culture Museum

到館走走
香食~!!! 2013/8/13 ~ 2013/8/13 繪出"新港"的氣味~!!! 2013/8/7 ~ 2013/8/9 2013 "第四屆記憶中的氣味" 徵文、攝影比賽~!!! 2013/4/10 ~ 2013/8/31 春‧雨‧花‧香~!!! 2013/2/10 ~ 2013/3/9

館舍介紹

老技藝,新展現

這是台灣唯一,以香為主題的展館,就在新港。

「很大」,第一次來到新港香藝文化園區的人,往往在下車後,看到一整片偌大園區、甚至有遊覽車開進開出,有所驚訝。殊不知,往內走,隱藏在房舍之內,還有著層層驚喜,聞得到、看得到、也摸得到,甚至還能夠自己也作得到,裝滿香的故事的地方。

老技藝,有形也無形

製香這玩意,聽起來有如過時老工藝,對大多數人而言,也難以理解這曾是一門民間藝師所傳承的藝術。我們往往走進廟宇內拜拜,香一點,跟神明悄聲說完心願、有請神祇協助後,就順手往爐內一插,三柱清香,點燃到離手,只有短短幾十秒至多幾分鐘。香,彷彿是生活消耗品,或如吃飯時所用的竹筷子一樣,過手即忘,也幾乎不會深入探究。香,星火慢慢的化去、最後僅餘灰燼,比其他有著固定形狀的物件,更容易讓人輕忽。

香,以氣味讓人聞到而被注意,有形也無形,以輕盈之感存在。

有香,有文化

新港香藝文化館,是新的建築,卻訴說老的生活與技藝,每一棟建築都充滿故事以及暖暖溫度,在內可以體驗各種和香有關的體驗,動手、欣賞、發呆、享受,大園區裡的小寧靜,裝滿道道地地的在地文化。

從一塊空地開始

新港香藝文化館,從一塊空地開始,到今日的滿園繁華,是相當不容易的。

三兄弟的努力

創辦人陳文忠,年輕時就到高雄開始學習製香,1988年返鄉回新港開了「新興製香廠」,與弟弟陳文竹、陳文乾一起打拼,所製作的香品,直接供應中盤或金紙店鋪等地方,一般民眾很難知道有這一間製香鋪的存在。1997年時,將原本的傳統家庭式製香廠,轉型為「伍蓮香業開發有限公司」。這是香藝館的前身。

台灣香藝的關鍵時刻

2004年,陳文忠思考把省道旁原本作為倉庫的地,打造成一座香藝文化館,用來介紹台灣香的產業與文化,也逐日讓新港香藝文化館,成為香藝界中最著名的品牌,也是少見開放參觀的空間。經歷了前後長達四年多的籌備規劃,一點一滴的累積,經歷試營運慢慢修正,2008年6月30日正式開館。

台灣香之路

投入此行數十年的陳文忠,分析台灣製香產業遇到的問題,最重要的在於「人」。製香師父已經剩下不到二百人,產生嚴重的「斷層」,沒有年輕人願意學作香了。不少香業外移中國大陸,也有業者因圖中國大陸香便宜而進口者,陳文忠說,甚至現今已有高達百分之七十的香都是中國大陸製作的,這些對台灣製香產業衝擊非常大。會不會再過些日子,台灣人手持敬天祭祖的香,全部都是搭船來自中國大陸?

陳文忠說,自己從國小就開始參與製香,深知這是一種傳統產業,耗費人力,工作環境也不佳,加上逐漸外移至人工便宜的地區,製香彷彿夕陽無限好,就是近黃昏。見到產業沒落趨勢,體悟到必須將製香產業轉變成文化產業,陳文忠不藏私,那踏過的路是充滿多少坎坷他最清楚,因此邀請同業經營者來參觀瞭解,新港香藝館的轉型過程。已非僅能侷限在傳統宗教用香的狹小範圍裡,必須將視野放大到全民的生活用香。

園區的香藝之旅

新港香藝文化園區裡,目前有香藝的展示館、師傅的示範、手作DIY、香的賣店餐廳、住宿……,看得到師傅現場製香,更住得到滿室馨香的香料民宿。以提供服務、體驗,創造不一樣的產業。

製香的溫度

往新港香藝文化館前進,左側有著竹木打造的「新興製香坊」,製香師傅在現場作香。從一支支香腳開始、沾水、沾粉、曬乾,師傅嫻熟的技藝,手中的香靈活,彷彿表演,讓大家讚嘆,也看到師傅在滿天飛舞的香粉中工作情況。傳統製香是不能開冷氣,也沒有辦法開電風扇,夏日酷熱,冬日嚴寒,是非常不舒適的工作環境。對參觀者而言,通常,大家在這裡是生平第一次在這裡見到香的製作過程,而師傅對每一張好奇的臉,也會親切的解說,不以這些陌生人的打擾為忤,一生浸恣在香粉中的他們是製香的第一線,也是推廣的第一線。

手作的質感,陽光的溫度,製香人的熱情,在香港香藝館裡可以感受到。 

我們,被香溫暖包圍

沿著廊下,直行至「新港香藝文化館」,滿室黃光一片溫馨中,幾盞以不同粗細的香組成,曾獲2007台灣OTOP設計大賞的「馨香燈」,以燈泡熱度逼出香氣,幾許香味微微地散佈在入口處。每一次呼吸之間,都有香悠悠地鑽進鼻孔直達腦門。

香藝館內,以多元的角度來介紹香,挑戰大家的知識與常識,沒想到看似簡單的香,卻有豐富的故事。相傳九天玄女因父親生病不能服藥,把藥和糯米粉製成香點燃,讓父親吸香氣治病,所以九天玄女被製香業者奉為祖師,這也是傳說中「香」的起源之一。館內,世界各國度,包含中國、台灣、日本、埃及、印度、歐洲…...,都有各種香的製造、使用的歷史,打開觀眾我們的視野。而在各種宗教裡,不管是道教、佛教、基督教……,也都有與香相遇的種種紀錄。展場裡,有許多製香香料,沉香、檀香、肉桂、肖楠樹、楓香、中式、西式都被裝置在玻璃罐裡,彷彿藝術品。展示的手法細緻、空間的規劃優雅,走進這裡,身心一起自然緩慢,展館慢遊,眼睛慢賞,細細品味。


住宿、製作,一院香

要玩香,館內也可以體驗製香DIY,用罐子裡裝的中藥和辛香料,把香粉任意塑捏成自己想要的形狀後帶走。要買香,館內也有,各式各樣開發出來的香料、香精與產品,生活香是來到新港香藝文化館必選帶回的。而想要在園區裡多留久一點,也可以選擇住宿在這裡。八個精緻的房間,有龍涎香、桂花香、乳香、茴香、丁香……,以香料之名來選擇住宿房間。乾淨、雅致,旅行到嘉義,住宿在新港,成為一種特殊的樂趣。

新港香藝文化館,以香點起生活中的氛圍,也以香來推廣的,不只是觀望在香藝文化的最表層,而是要慢慢地沈潛至香道,讓香能與生活互相緊密結合。香藝館不只是文化的累積與展現,也是產業的生命延續。

以香氣喚感動

新港香藝文化館的起因,原先只因為想要保有一塊地的純淨。

開館不容易

陳文忠,大家都叫他「阿忠」。最早有一塊空地拿來當倉庫用,位置不錯,就在大馬路旁,親友們強力鼓勵去開汽車旅館,投資個千百萬,一年多就能回本。但他沒有接受這股利誘,要是蓋了汽車旅館,好像會對地方風氣產生不好影響。如今回首看當時的決定,陳文忠依然堅持。

沒有想到一路走來,汽車旅館到香藝館,同樣的「館」過程的艱辛卻是差天差地,幹嘛那麼辛苦?全力付出到曾經爆肝,忘了自己的年齡就拚了,開館前三年內住院兩回的陳文忠,「從頭開始的話」我應該不敢這樣做,阿忠說。

一念之間,走的道路與影響完全不一樣,正向前進。

一句話,點醒

在這塊地還未啟動,還有千百種可能的發展面貌之前,阿忠去找過新港文教基金會的陳錦煌醫師,走進診所內,為這片地問診。當時,台灣已經開始流行生機有機樂活……,阿忠想要來蓋個有機農場。想起當時,陳醫師口氣不是很好的直接反問:「什麼是有機?你為什麼不從自己所懂的專長去著手?」一問一答,點醒阿忠,想到台灣甚至有高達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機會拿香,但其中的大多數,卻沒見過香的材料、香的作法……,這應該是一條可走的路吧。

不斷修正,全家投入

像是滾雪球,規模越來越大,人云亦云給的建議,阿忠一個個仔細聽、慢慢想,也不斷的參觀學習,吸引他館的優點。好不容易賺了點錢,又全部投入,繼續改善與增設,越玩越大,「不是肖仔,應該是作不到的」阿忠說。連從陽明大學遺傳學研究所畢業,原本想要去美國唸書的妹妹秀桃,預定的飛機因為颱風而取消,阿忠對妹妹說,「阿桃,這是天意,你留下來幫我作文化館計畫吧」。或許真是天意,還有對家人辛苦支撐的不捨與疼惜,陳秀桃放棄留學夢,成為香藝館最大的助力。

堅持,一路往前

香,如果以價值來論斷,是有價的高價的東西,但卻也是低價的,普及的生活物。兩種身分,互相激盪,喜歡的人和不喜歡的人,買的起的和買不起的,都能在香藝館裡找到和自己對味的香,以及健康與安心。

在整個香藝文化館都能感受到陳文忠瘋狂地投入與對香的熱愛,時時全神貫注地看著每一個細節。阿忠,一直都走在路的最前方,風大沒有地方可以閃躲,一路往前衝。而且,一路堅持。